不知什麽时候起,世界就变得不一样了……?? ?? 虽然睁开眼睛,看到的依旧是熟悉的生活了十几年的白色天花板,但为什麽,总是有一种不协调的感觉呢……一眼望去,破旧的书桌,竖立在床边的衣柜,枕头旁边散落着几本色情小说,一团撑起的被子,等等,被子里似乎有东西在动呢,我因为某种不协调的感觉而迟钝的大脑终於反应了过来,思维慢慢清晰,我非常惭愧的看见紧紧盖在我身体上的被子高高的隆起了一个小包,而渐渐苏醒的知觉也让我清楚的感到我那因晨勃高高挺起的阳具正深深的被包裹在一个嫩滑湿润的腔道中,似乎,有一条小蛇在不断滑动。 我敞开的双腿不时传来一种柔嫩的光滑触感。? ? ?? 果然是梦呢……万年屌丝男的我又没有女朋友,哪来的传说中的「早安咬」福利呢。? ? ?? 我再一次闭上眼睛,紧紧的抓住被子,准备再一次进入梦乡,但香艳的幻觉依旧不屈不饶的缠着我,紧紧摀住的被子内也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哪怕我再怎麽催眠自己,但胯下高昂的肉棒却被愈发紧凑的腔道不停套弄着,随着一种奇异的吮吸声滋滋的响起,一种彷佛千万只蚂蚁慢慢爬上我的肉棒的快感彻底击溃了我。? ? ?? 「啊……」我忍不住低吼了一声,积攒了十六年的处男阳精狠狠的源源不绝的射进了柔软的肉腔内,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忍不住舒服的叹了口气,哪怕是哪个混蛋花钱雇来妓女来整我,我也认命了。 我随手掀开了带着褶皱的被子,我曾设想过是一个妖艳的风尘妓女或者丑陋至极的芙蓉姐姐,但绝没有一丝一毫的料到竟然是这个女孩儿。? ? ?? 天生一张妩媚精致的瓜子脸,细长而微微颤抖的眼睫毛,水汪汪迷人的大眼睛,尤其是雪色白嫩的几乎透明的看见青色血管的肌肤,因多年练习芭蕾而形成的完美高挑少女身材,今天穿着的黑白相间的吊带长裙,修长白皙的美腿包裹在黑色蕾丝的长筒袜上,少女狗爬一般的趴在我的胯下而露出的雪白玉背粉腿,更是让我刚刚射出一炮的肉棒再一次硬挺了起来。? ? ?? 美人儿似乎因为不小心吞咽了过多的精液而被呛到了,摀住樱桃小嘴发出咳嗽的声音,而塞得口腔满满的让一丝丝精液溢出红润的嘴角,显得更加诱人犯罪,但随即这位我熟悉的美少女却做出了一个让我瞠目结舌和慾火燃烧的举动,她高高仰起尖尖的下巴,「唉……唉……啊……」的张开嘴巴,一口一口慢慢的通过喉咙硬咽下我的精液,末了,还不忘伸出香甜的小舌彷佛享受美味一般舔弄嘴角剩下的残余,配合狗爬高高挺起美臀细腿,形成让我热血沸腾的曲线,我来不及思考为什麽这位和我一起长大更从不甩我的骄傲少女为什麽会如此诡异,只是红着眼睛扑了上去,准备终结可耻的处男生涯。? ? ?? 「 H的话,不行哦,虽然人家也很想要品嚐渴望了十六年的大鸡鸡呢,但这是违法的哦!」疑似我相熟已久的骄傲美少女推开了我,发出了遗憾的声音。? ? ?? 「高靓?为什麽你会来我家?在这里????」我渐渐冷静了下来,随即发现了很多不正常的情况。 无尽的困惑涌上了我的心头。? ? ?? 「作为你专有的宠物,不在你家,难道在哪里啊?不是你从小把我养大的吗??? ?? 」高靓翻了一个诱人的白眼,都起深红的樱唇不满的回应道。? ? ?? 「阿宇,该去上学啦!」我来不及思考「宠物」这种诡异的定位,就听到唯一感到熟悉的在进入高中的两年早上无数次催促我的声音,我微微感到安心,开始准备先穿上衣服,问问妈妈,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 ? ?? 但似乎今天我注定要走霉运似的,我翻来覆去,甚至趴在床下找,都无法找到熟悉的内衣内裤,只能困窘的甩着大屌在美少女面走来走去。? ? ?? 「安静坐下,今天你到底怎麽了。怎麽到处乱动?」一直趴在我床上看戏了半天的女孩儿终於不耐烦了,把我按坐在床上,蹙起眉头盯着我,雪白精致的五官散发出一种冷艳的妩媚。? ? ?? 「我的内衣内裤呢?怎麽到处找也找不到?」听到我尴尬的回答,这位万人迷美少女瞪大了眼睛,惊诧的望着我,好半天,才慢慢的回应道,但不知为何,眉头紧紧皱起,白皙的脸颊因为生气而浮现一对红晕,胸前一对坚挺饱满的爆乳随着主人急促的呼吸不断颤动着。? ? ?? 「你一个大男人,怎麽会有宠物专用的内衣内裤,你的衣服,不都全在这里吗?」高挑白净的少女冷冷的说到「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了,一起来就这样玩弄我有意思吗?是不是觉得十六岁生日要到了,终於可以遗弃我了?」说到最後,这位可人的少女眼睛里朦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似乎悲伤生气的要哭出来一样。? ? ?? 「怎麽会,我喜欢你喜欢的要死,怎麽会嫌弃你呢?」虽然根本不清楚我到底犯了什麽错,但我看到熟悉仰慕的女孩悲伤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痛。? ? ?? 我安慰了许久,才让绝望悲痛的青梅竹马勉强恢复了平日冷静的姿态,但梨花带雨的面容配合眼角微微的红肿让我感到不知所措,生怕又说错了什麽的我索性一句话也不说,静待事情的发展。? ? ?? 白皙细嫩的玉手轻轻抚上我的胸膛,我忍不住楞了楞,看见往日里对我呼来喝去的高傲美少女正乖巧的一丝不苟的注视着我的裸体,在我的脸红下,熟练的为我穿上校服,娇嫩光滑的手臂美腿不时划过我的身体,让我忍不住挺起肉棒。? ? ?? 「今天早上不是刚刚射了一次吗?怎麽又这麽硬了?」高靓忍不住皱起眉头,苦恼的望着撑起露出的肉棒,严重阻碍着拉链的上提。? ? ?? 我正要准备自己站起来提起裤子,拉上拉链,但这位美人儿突然浮现出一抹红晕,低下头,伸出白皙的手指不断抚摸缠绕着我的肉棒,缓缓的张开樱唇含了下去,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比起隐藏在被子里只凭感觉,亲眼看着梦中情人紧紧的妩媚的含着自己的肉棒,随着身体动摇而甩动的黑长秀发,白皙透露出一抹红晕的脸颊,因为用力吮吸挺起一对小小的可爱酒窝,感受到口腔紧凑的蠕动,不断滑动舔弄的香舌,我忍不住慢慢的自己动作插弄了起来。? ? ?? 「啊呜……越来越大了……好想大鸡鸡……插进人家的小穴里面哦……」冷艳的少女忍不住越发激烈的摇头侍奉,发出含糊的渴望,不知何时,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黑色长裙内,抽动了起来。? ? ?? 许久,随着我舒服的一声叹息,女孩儿也忍不住瞪了我一眼,站起来,虚弱的偎依在我的怀里,我清晰的感觉美人儿温润粉红的双腿正不时向地板上滴撒着透明的液体,忍不住嘿嘿的露出淫笑。? ? ?? 「怎麽还不起床?真的要迟到啦!」大厅里传来妈妈略显恼怒的声音,我慌慌张张应了一声,拉着少女走向了大厅。? ? ?? 我习惯性的接住了白皙手臂递过来的面包,等等,白皙手臂,我错愕的擡起头来,即使今早连射了两发,但仍然忍不住觉得口乾舌燥。? ? ?? 这还是我熟悉的,生我养我整整十六年的母亲吗? 饱满丰腴的身体(尤其是前凸後翘的惊爆人的眼球)、细腻白皙的肌肤、较好而富有轮郭感的五官、乌黑亮泽的过肩秀发,正带着和蔼可亲的微笑看着我。? ? ?? 若仅仅是美丽就罢了,但让我感到心脏剧烈跳动的是这成熟美人现今的打扮,曾经无数次在我梦境中模糊浮现的美艳女体正赤裸裸的站立在我的身旁。? ? ?? 最先映入眼眶的无疑的胸前那对高耸夸张的巨乳,正颤抖着挺立空气中,紫葡萄大小的乳头不知被谁残忍的穿刺了一对精致的黑色乳环,乳环沾满了乳白色的液体,早已度过怀孕期的木瓜巨乳竟然无时不刻滴落着甘甜芳香的乳汁,忍不住低头继续探寻,浑圆修长的雪腿不设防般张开,深红成熟的性器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本应紧闭的阴唇不知为何向两边分开,露出了粉红蠕动着的肉穴,勾人心动的肉穴一张一合,似乎紧紧夹着什麽东西一般,传出了嗡嗡嗡的声音,我咽了咽口水,擡起头,妈妈雪白修长的颈脖正套着一个黑色的破旧的项圈,挂着一个类似狗牌的东西,翘挺的圆臀伸出一条长长的散落的马尾巴不住的晃动,微微蹙起的端庄容颜似乎因为某种原因隐约流露出一丝红晕,一双散发着诱人春意的丹凤眼正注视着我。? ? ?? 「好啦,看了十六年,还没看够麽?等今天过了,就实现你的愿望吧!这些年也确实苦了你了」似乎感受到了我火热的目光,端庄贤惠的母亲忍不住微微一红,偏开头发出幽幽一声似是认命般的叹息。? ? ?? 「呜呜……」在我还没反应来的时候,贤妻良母般的母亲突然伸出双手,将我的头深深埋进胸前那对肥美诱人的木瓜巨奶里,我忍不住叼住深红的乳头,大口吮吸起来。? ? ?? 我恍然似的感受到甘美芳醇的奶水源源不断挤压进我的口腔,母亲白嫩的玉臂正如同十六年前抱着刚出生的小孩一样,轻轻把我揽入怀里,白皙的手指微微抚摸着我的背部,我一口就这奶汁,一口咬着面包,享受了这顿香艳的美食。? ? ?? 当我终於吃饱喝足的时候,才发现母亲不知什麽时候夹紧摩擦起雪白修长的成熟大腿起来,依靠在门墙上,不停揉捏着巨乳,不断不安的扭动发情美艳的成熟女体,一滴滴奶汁混合着淫液滴撒在地板上。? ? ?? 我怕按捺不住心中的慾火,强行背上书包冲出了家门,似乎刚刚出门的时候,听到门後传来一声高昂的压抑已久的呻吟,似乎伴随着大量液体冲击地面的声音……我懒洋洋的趴在熟悉的桌子上,却心中异常明白,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大概,我不小心穿越了,理由? 先不谈今天早上家里发生的一切,而当我走向学校的时候,那些熟悉或陌生的女性不约而同的趴在地上,毫不在意的露出裙下胸前诱人的绮丽风光,如同最正常的阿猫阿狗一般被男性牵着脖子项圈上的铁链悠闲的爬来爬去漫步着。? ? ?? 还好似乎周围的同学们没有发生变化,依旧欢声笑语的交谈嬉戏着,我忍不住擡起头望向课桌中心端坐的女孩子。? ? ?? 毫无疑问的登上「校花」之称的小美人正安静的翻着书页,文静专注的面容令人着迷,明明长着一张极为狐媚的瓜子脸,胸前一对凶器也形成了一道凸起的乳浪随着呼吸颤动,穿的明明是最为朴素的白色长裙,但一举一动露出的白皙肌肤和高耸入云的爆乳微微扭动不安的美臀总是不知不觉勾引人热血沸腾,明明是妩媚至极的爆乳校花,却从里到外散发着一种文静恬静的甜美气息,平静专注的眼神,齐腰瀑布般柔滑的秀发随意的披露在两肩和背部,形成了让人入迷的魔力,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 ?? 「哼,你想这一天很久了吧!总是色迷迷看着人家。」我耳边突然传来了清脆的女声,我转过头去,果然是一同相处了两年之久的可爱同桌。? ? ?? 若说我仰慕已久的校花是一种让人远远观赏的仙子仕女,那眼前的少女无疑是可爱诱人的魔女,乌黑俏丽的短发上别着一朵小小花白色发夹,一双水令令的大眼睛,配合高挺微翘的粉嫩鼻子,一张完美微微带着稚气的鹅蛋脸,无论走到哪里都绝对称得上可爱,更何况胸部那完全不符合年龄和科学的波涛汹涌,在一般人眼里,这位少女单纯可爱,名副其实的宅男女神,童颜巨乳,但作为一年以上的资深同座才明白,这位「单纯」的同座是具有多麽强盛的好奇心和行动力,更不用说不知道她上课的时候整天看着那些流传於「晋江」的神功秘籍……上次偷偷瞄胸部享受福利的时候偶然发现手机出现那隐隐约约出现的美男菊花耽美等字眼就已经让本人几天睡不好觉了。? ? ?? 当然,那是穿越以前,这个诡异的时空下,这位外表可爱实质若有若无不停散发着勾引人的天真爆乳魔女又是怎麽样的呢,轻轻嗅着少女娇嫩女体传来的处女芳香,我忍不住想到。? ? ?? 啪啪啪,由远到近的高跟靴擦地的声音徐徐而来,我下意识的正襟危坐,等待老师的进来,然而隐隐约约料到的美景还是让我措手不及,楞楞的望着前方高挑成熟的美艳女体。? ? ?? 一对如何如何遮掩也隐藏不了的随着一走一动不断挺动的巨大肉球,它的主人也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任由敞开胸前黑色的制服,分开雪白的内衣,任由一对巨乳在空气中分泌洒落出一滴滴乳汁,冷艳严肃的面容瞪着下面,但勉强齐臀的黑色皮裙只让这个举动显得异样的妩媚,高高翘起的美臀不时微微的扭动着,笔直修长的美腿包裹着黑色的渔网丝袜,白嫩完美的与玉趾紧绷在长长的高跟鞋上,形成一种冷艳强势的御姐美丽。? ? ?? 啪。 诱人的御姐老师将手中一叠纸拍在了课桌上,将喧闹的教室一下震撼的鸦雀无声。? ? ?? 似是很满意我们的配合,散发着淫媚成熟气息的班主任微微前屈,撑在桌面上,毫不在意的晃动了下白嫩颈脖上粗糙的项圈,铃铛发出叮叮的响声,然後说道:?? ?? 「别的我就不说了,想必大家也期待已久了,今天的进入高三实践阶段的第一天,宠物们也会随机性的被男主人领取,然後进行改造,实践前两年学到的各种服侍技巧,我们也将在一年的实践训练後在宠物高考上评出成绩,决定主人们的奖励和宠物是否具有进修资格。」深红诱人的嘴唇顿了顿,然後继续吐出我听不懂的话语,「现在,我宣布两年成绩的评比,来分配宠物的资格。?? ?? 阿宇,一等奖学金,「校花」级宠物随机性3 只李淫,二等奖学金,「校花」级宠物随机性2 只陈均操,三等奖学金,「校花」级宠物随机性1 只……」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从没想过在原本世界里最差劲的三个人居然能进入第一二三名的成绩,我正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推了我一把。? ? ?? 「快点上去,抽取吧,要是你抽不到我……就去死好了!」俏丽可爱的巨乳同桌狠狠的瞪着我,握着小拳头做出威胁装,反而挺动着一对傲人的巨乳更为诱人可爱。? ? ?? 我掏进纸箱里,发现只有六个纸团,我想了想,随意的挑出了三个。? ? ?? 第一张,罗欣。 着名的冷美人呢,我擡头看了看好似毫不在意自己的命运,不管不顾记着笔记的黑发少女,但白皙的手指似乎微微颤抖呢。? ? ?? 第二张,张芸,似乎听到後方传来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 ?? 我心头沈了下来,忍不住回头望了望强作镇定似乎平静随意的恬静少女,缓缓的翻开了第三张。? ? ?? 黄苗苗。? ? ?? 我了割草!??!??!??! 我不知道我如何呆呆的走下台的,我只知道因为我那黑到极点的黑手,让仰慕已久的女神从此臣服别人的胯下。? ? ?? 「耶!蔡静,我可想要奸你好久了,没想到命运果然垂青我呢!哈哈哈哈,真想知道所谓的女神被我的大屌狠狠操弄是什麽表情呢!」我擡起头来,心头一沈,竟然是他。? ? ?? 若说全班三丑我是因为肥胖,懒散邋遢而让人敬而远之的话,这个正小人得志的陈均操无疑的真正的屌丝男,人贱嘴也贱,一副明显经常撸管导致的枯瘦如柴的身材,满脸麻子成星光,人见人厌,特别喜欢打架赌博。 我能和李淫成为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但这人就连剩下的双丑我们都敬而远之。? ? ?? 一想到从此我心中的女神就要被这种人肆意淩辱,当做宠物玩弄,我就忍不住心碎。 等等,他似乎很喜欢赌博,而且传言他最喜欢的不是所谓的女神,而是班上着名的冰山美人罗欣!? ? ?? 「你敢不敢喝我赌一赌,要是赌输了,你就把蔡静让给我,要是我输了,我就把罗欣送给你当母狗!罗欣不是平时对你很冷淡吗,你难道不想好好玩弄她破开她那副冰山美人的样子吗?」我突然站起来。? ? ?? 这一句话好似石破天惊一般,班上鸦雀无声,连一向安静淡然的蔡静都忍不住擡起头来看着我,浮现出一丝惊讶的神色,我眼角的余光明显感觉到另一边,冷艳美人罗欣也不记笔记了,冷冷的注视着我,脸色苍白,流露出一股刻骨铭心的恨意,纤纤玉手紧紧握着铅笔,似乎要捏碎一般。? ? ?? 「这怎麽行,我这可是全国都极为优秀的美人校花,配合这麽文静的脸和火爆的身材,调教出来绝对是一只好狗,罗欣那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根本没什麽前途!」陈均操好似贪婪的吸了口气,看向我的後面,然後讨价还价般回绝道。? ? ?? 我回头看了看,发现这个鸟人盯着班上最为娇弱甜美的女孩,黄苗苗,不得不说,能入选「校花」称号的女生,都是别有风味的极品货色,黄苗苗或许没有什麽过於火爆的身材,也没有什麽冷艳的神态,但苍白精致的脸颊配合弱气纤细的身躯,包裹在雪白的袍子里,给人一种纯真乖宝宝的感觉,同样让人心动不已。? ? ?? 这位单纯甜美的美人儿正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白嫩纤细的手指合拢,似乎哀求着什麽。? ? ?? 「我可以再加上黄苗苗也作为赌注,要是还不够,张芸也可以!」我咬了咬牙,无视腰间死死掐住我软肉的玉指,忽略了盯着我,和相处了一年的可爱同桌大眼睛升起的雾气,死死抿着的红润樱唇。? ? ?? 「还是不够!」陈均操摇了摇头,龌龊的脸上明显露出了心动的神色。 但仍然嘿嘿奸笑着拒绝。? ? ?? 「再加上赵雪和谭艳呢?赵雪是蔡静的亲生表妹,姐妹花有七分相似,但赵雪毫不逊色於蔡静的爆乳翘臀,而且有着一种清纯的气质,一起玩弄起来一定很享受,谭艳也是出生权贵,从小娇生惯养,这种娇蛮的大小姐奸淫起来,淩辱起来也肯定很有味道。」正当我着急不知如何时好的时候,一个憨厚的声音传来,我的死党,李淫,淡然的走上前来。 我忍不住激动的望着他,兄弟如此,此生足矣!? ? ?? 「赌了!但比赛要由我来定!」陈均操果断爽快的答应道。? ? ?? 「但你就一个蔡静,虽然号称女神,想一换五?绝逼的筹码不够啊!垃圾!」李淫一改憨厚老实的表情,毫不客气的痛骂。? ? ?? 「我……我可以把我的姐姐和妈妈也抵押!」陈均操咬了咬牙,断然说道,我其实不在意什麽筹码的分量,只要心中的女神能归我就行了,但好兄弟这麽为我着想,我也不客气接受了。? ? ?? 「那就让老师来给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孩子做裁判咯」略微嘶哑却成熟动听的声音传来,随着铁器摩擦的声音,美艳诱人的老师饶有兴趣的翘起二郎腿跨坐在我们的面前,完全无视成熟性感的胴体对我们这些小男生的诱惑。? ? ?? 一个小时後……?? ?? 「怎麽可能……我竟然……输了」如同人生败犬,陈均操绝望的跪倒在地上。? ? ?? 我神清气爽的走出办公室,回到学校,准备又开始中断的课程。? ? ?? 「阿宇……我要给你说个事。」熟悉的声音叫停了我,我突然发现李淫的脸色似乎苍白的过分。? ? ?? 「咳咳……赵雪还有谭艳,我要把她们送给你,希望你别拒绝。」我不由一楞,但却丝毫没有半分喜悦。? ? ?? 「阿淫,你为什麽突然说这种话,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好好享受校花的吗?」「实不相瞒,我从小就患上了H 病,要不是有你这个好兄弟一直关心我,我早就崩坏了,但现在我已经彻底撑不下去了……我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这个所谓的第二名,将自己的宠物送给你,作为我这个好兄弟给你的最後一份礼物,不要劝我,我知道自己的状况,别让我失望。」随後,李淫竟然哀求的对我说。? ? ?? 「我已经把我的妈妈的归属权转移到你的名下了,我没有碰过她,希望你以後好好让她享受作为宠物的快乐,这是我最後的愿望。」我硬咽的点了点头。? ? ?? 李淫走了,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我再也没有看到他。? ? ?? 坐在教室里,我的思绪飘忽的不知飞向了何处。? ? ?? 「各位同学,是不是都已经分好了组了呢?请所有的宠物都到自己的主人附近集合坐哦」冷艳动人的老师捋了捋秀发,以一个火辣的姿势半身依靠在桌面上,白嫩纤细的手上紧紧握着黑色长长的教鞭,让我们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 ?? 稀里哗啦……教室到处回荡搬动座椅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回过神,发现我的周围坐着的已经挤满了名义上是我「宠物」的美少女,气鼓鼓仍然升起的巨乳童颜美少女张芸,冷冷抿着嘴一言不发望着我的黑衣美人罗欣,似乎哭过一场带着红眼圈的黄苗苗,还有我不太熟悉的清纯美艳少女赵雪,一身名牌衣裙高傲的仰起尖尖下巴的谭艳,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尴尬的情况,原来,由於赌胜和好友赠送,我的宠物已经有了六位之多,五位千娇百媚的校花少女已经挤满了我的周围,不时嫩滑的手臂肌肤擦过我的身体,让我心头一荡,实在无法让最後一名也是最让我心动的恬静美人蔡静进入其中。? ? ?? 这位我朝思暮想的文静校花微微楞了一下,随即微微无奈的叹了口气,跨过两名美人美腿堆积的堡垒,居然直接跨坐在我的腿上来,随即,这位安静妩媚的美人儿似乎觉得不太舒服,微微扭动了火辣的身材,让我忍不住高高挺起肉棒擦着她娇嫩的大腿内侧。 她恍若未觉的带着单纯安静的微笑紧紧抱住我,吐出一句让我措手不及的话语。? ? ?? 「主人,母狗蔡静能坐在您的腿上吗?」我颤抖着用实际行动回应了这位美人儿,伸出粗糙的手掌缓缓深入母狗校花幽深的裙下,头深深的埋进胸前那一对勾人颤动的爆乳,享受着少女内侧湿滑一片的媚肉和芬芳的乳香一边仔细的听着老师的安排。? ? ?? 周围的美女宠物们,也不约而同的故意忽视我,三三两两的,接头交耳的说着话,但又不时羞红着脸仔细看着我,然後顺便听着老师的话。? ? ?? 「各位新生的宠物和主人们,我想,今天要上什麽课,大家都应该知道吧?」「知道……」我也假装明白的茫然回应。 随着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 ? ?? 「虽然宠物们已经学习了口交,性交,肛交,以及冷门的尿道交合足交,但大家都没有真正享受过做母畜的快乐呢,今天,我将带领大家真正开始成人的第一步,让大家成为给主人带来快乐的母畜哦。」冷艳平静的老师脸上罕有的带有一丝妩媚的红晕,轻声向大家解释。? ? ?? 「各位母畜们,请把各自的主人的衣服都脱掉!」我听到这荒唐的命令,吓了一跳。? ? ?? 今天我当着这麽多美少女的面前宽衣解带,传出去,我以後怎麽有脸见人啊……我忍不住准备起身抗议,但坐在我怀里的文静校花「嘤」的一声,擡起头,露出带有春情的水雾的眸子,开始为我解开校服。? ? ?? 我来不及挣扎,剩下的美人儿纵然对我有着千般怨气,但也乖乖的紧紧贴住我的肥胖身躯,无数嫩滑的手指不停抚摸着,我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一声,转眼,我已经赤裸裸的坐在椅子上了。? ? ?? 「好了,请各位宠物,麻烦在自己的主人面前站成一排。」听到这好似天使又像恶魔的声音,我已经无法思考了。? ? ?? 老师的话刚说完,这些着装不同但各有魅力的娇媚美少女母畜都乖乖的站在我的面前,我已经紧张到全身僵硬了。? ? ?? 女生们在我的面前列成一排,而且每一位都带着一种期待,紧张的表情,不时的小声交谈,点头微笑着,连冷美人罗欣和生气中的张芸,也红着脸,沈默的不安的站着。? ? ?? 我回过神来,站在我正前方的是我刚刚准备抛弃的黄苗苗,她的身高刚好在我的胸前,怯生生的带着红眼圈略微害怕的望着我,精致的面容因为害羞愈发红润,手指并拢在腰间,娇小可爱的身体包裹在素白的雪袍里,显得格外甜美,让我忍不住怦然心动。? ? ?? 「请母畜脱下内裤和胸罩吧!」我已经彻底麻木了。? ? ?? 「嗯!」站在我面前的乖乖女应了一声,我可以清楚看到她白皙的脸颊已经滚烫的发红,随即把手靠在自己已坚挺饱满的胸部的扣子上,然後熟练的解开。? ? ?? 「唉……苗……苗苗……」我紧张的连话也说不清楚,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也一定很好笑。? ? ?? 就这样,紧张的我,就这样坐在明艳动人的校花面前,看着六位甜美可爱的校花慢慢的解开上衣,露出一对对或坚挺或硕大或圆润的白嫩乳房,听着布料擦过肌肤产生的「嘶」细微声响中,看着这些美人慢慢的往下滑到裙内,轻轻的拉动裙内私密的内裤,一只手拿着胸罩,一只手拿着不同形状的内裤,紧张不安的站在我的面前。? ? ?? 我的肉棒已经受不了这种香艳的刺激,高高硬挺的暴露在空气中。? ? ?? 「接下来,自由活动的时间到了哦,请母畜们开始实践两年来从书本上学到的东西哦,最好让你们的主人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哦~ 」美艳邪恶却外表冷艳高洁的老师顿了顿。 笑道「不过我们亲爱的第一名应该已经注定要虚弱好几天了哦,他的宠物,可都是理论知识最强资质最高的」校花「级美畜呢!」我楞楞的望着眼前的娇媚女孩子们,不知道做什麽好,这些美人大概出於害羞,或者生气,也静静的站在一旁,只是看着我涨的难受的肉棒不说话。? ? ?? 我失落的叹了口气,果然我还是不受女孩子欢迎呢。? ?